桂離宮「松琴亭」   
移居京都五年,不知去了御苑多少回(至少每年春天都到御苑「花見」),也在御所特別公開時入內參觀(2016年七月起已大開歡迎之門,變成通年公開了),只是遲遲未申請參觀桂離宮。某天突然心血來潮上網預約,終於在一個多雲炎熱的盛夏早晨,來到這座昔日皇族的別墅,被譽為「日本庭園美之集大成」的離宮。

桂離宮最初是戰國時代末期、江戶前期的日本皇族「八条宮」 智仁親王所建,後來經歷八条宮二代智忠親王與三代穩仁親王,陸續增建至現今的規模,由迴遊式庭園、茶亭與書院構成。我們是當天第一個參觀梯次(早上9點),在專業且親切的導覽員帶領下,先來到前往茶室的等待處「外腰掛」,接著路過代表岬與燈塔的州浜、「天橋立」,抵達第一座茶亭「松琴亭」。在天橋立與通往松琴亭的橋上,在隊伍後端維護秩序的皇宮警察數度發出「警告」:「請不要脫隊、請繼續往前進。」「請不要在橋上拍照,這樣很危險,曾有人因為拍照而摔落水中。」
桂離宮「外腰掛」  

桂離宮「天橋立」  

冬之松琴亭
「松琴」兩字,來自《拾遺和歌集》の音に 峰の風 通ふらし いづれの緒より しらべ初めけむ (斎宮女御 )。
與賞月用的「月波樓」相對應的松琴亭,是桂離宮四座茶亭中,建有古代暖房:「石爐」的茶室,所以隆冬時節,皇族們在此喝茶。而市松模樣的青、白色襖(日語發音fusuma,日式拉門,不透光),是這間茶亭的最大特徵。在當時可說是大膽摩登的樣式。
桂離宮「松琴亭」內部  


夏之賞花亭
接著爬經一段登山坡道,來到賞花亭。是智忠親王將原本位於今出川本邸的「龍田屋」移築而來。由於地勢相對高,這裡視野之好,稍事喝茶休憩再繼續賞遊,古代皇族實在很懂得享受啊。
桂離宮「賞花亭」  

春之笑意軒
這座田舍家風的茶室,與其他茶亭略有不同。取名為「軒」,原來代表此處可留宿。匾額「笑意軒」下方,有六個圓形下地窗。這三個字,是智仁親王的第二王子:「曼殊院門跡」良尚法親王所題。
由於正對著遍植梅花、桃花與櫻花的庭園,所以這裡是皇族們嬉春用的茶亭。

桂離宮「笑意軒」  桂離宮「笑意軒」的金箔  


秋之月波樓
「花鳥風月」四個字用來形容日本人敏銳的季節感以及美意識,關於「月」的和歌就有數百首。這是當天參訪的最後一座茶亭,也最得我心,不捨離去。月波兩字命名來自唐代詩人白居易《春題湖上》松排山面千重翠,心一顆珠。至此,我有一種茅塞頓開之感。原來,小時候背了那麼多首唐詩,就在這些年造訪過的枯山水與迴遊式庭園,以及一間間簡樸的茶亭中,一一具體化了。
月波樓同時也是離宮內觀賞紅葉的場所。
桂離宮「月波樓」   


旁邊的古書院有一座「月見台」,與月波樓同樣都是離宮內賞月的最佳位置。月見台是仰望月兒高掛,月波樓則是適合低頭欣賞水中映月。這讓我想起「大覺寺」五大堂前也有一個面積更為廣大的觀月台。既是延伸而出的露臺,也是賞月遊船時的渡船頭。
桂離宮古書院「月見台」

美到令人想哭
桂離宮的美,用我當天邊走邊匆匆拍下(但很努力取景了)的照片,無法精準傳達;旅日的德國建築家Bruno Julius Florian Taut就曾盛讚:「日本建築の世界的奇跡」、「泣きたくなるほど美しい」(美到令人想哭)。
參訪桂離宮全程須緊緊跟隨導覽人員,典雅秀麗且饒富典故和意境的庭園景緻令人流連(只能內心流連,事實上不准稍事停留以免影響下一梯次的參訪),有時候我專心聽講就幾乎沒有充裕時間拍照,加上是團體行動,要拍到理想中的空景也不太容易。總之,這次一路上都覺得在趕路,且皇宮警察一直在隊伍後方,想回頭補拍?門都沒有。我後來又提早三個月申請(希望可以在十一月下旬去桂離宮賞紅葉),可惜沒被抽到。安慰自己,沒關係,我就住在京都,有的是機會。(笑)
桂離宮「書院群」  

若想參觀桂離宮(建議最好提前三個月預約),請自行參閱宮內廳官網

**特別聲明:轉載本站圖文請註明出處,嚴禁擅自修圖後製、截圖、去浮水印再發表。請勿侵犯著作權,謝謝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itsen 的頭像
mandyitsen

Mandy。京都進行式

mandyit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