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京都這些年來,我被問路的經驗很多,包括外縣市日本人、台灣鄉親以及歐洲各國的旅人。通曉中文(台語也通喔)、英語和日語的我,真心覺得語言是溝通用,而且還能幫助他人,多好。
「請問,我要去XXX市場,在哪一站下車呢?」
公車上,鄰座的男子用拉丁腔英語、攤開一張看起來已翻折多次的京都市地圖英語版問我。雖然一開始他無法正確說出錦市場的日語發音「Nishiki」(錦),但我知道他是在問錦市場無誤。我指著地圖,告訴他「錦市場在這裡」、「所以在某某站下車後接著怎麼走,在哪裡要左轉......」他露出了感激但有點困惑的表情。於是我便笑笑說:「這樣吧,我帶你們去,我正好要在這一站下車。」於是,我帶著兩家子從西班牙來日本旅行的陌生人總共八人,一起走向錦市場。
錦市場「祇園祭」期間     

這不是我第一次發揮「雞婆」本事,帶著陌生歐洲遊客(非英語系國家)去錦市場;最近一次是法國觀光客、上一次是比利時,這次則是西班牙。我深深覺得緣分很不可思議,而且每次都很巧,正好我要下車的那一站,也是距離他們的目的地:錦市場最近的站牌。這次遇上西班牙旅人對我來說有不同意義是「恩返し」(報恩)的機會。許多年前我在西班牙南部格瑞納達的廣場迷路時,一路上我大概問了四次路,結果四次得到的答案(告知的方向)都不一樣,我就一直彷彿「鬼打牆」般的到不了目的地:下榻旅宿,寶貴的時間就這樣流逝,心急如焚;那是個智慧型手機尚不發達,還在看紙本地圖的年代(2008年)。感恩後來幸運遇到了一對父女,至今我依然記得那位年輕的爸爸對小女兒說:「我們散散步,送她去那個地方吧。」就這樣熱心的帶著我到達目的地。

--(現在把現場交還給京都)(曾經的記者魂上身了,呵呵)--
我們在四条河原町下車後,我與這兩家的爸爸們聊了起來,才知道他們來自巴塞隆納,這是第一次到日本旅行。巴塞隆納!!!我情不自禁的說:「啊!我去過巴塞隆納兩次!非常、非常喜歡
La Boqueria(波格利亞市場),而且計畫在2026年聖家堂完工時再去一趟。」他們露出了欣喜的表情,接著問我「你不覺得巴塞好吵嗎?畢竟京都是這麼的安靜。」並繼續滔滔不絕的說他們這一趟從東京進日本,一路去了奈良、高野山,非常喜歡日本的清淨與古樸以及處處整潔有序,覺得身心靈都被洗滌了......云云。

我微笑回應:「這正是旅行的意義啊!我們上路,不就是為了體驗不同的風土民情嗎?我不覺得巴塞隆納吵鬧,那是活力!如果我想要安靜,待在京都就好了。」雙方哈哈大笑。我接著自嘲,雖然很愛西班牙,但目前為止西語還是非常破,只記得這幾個單字/詞:「gracias」、「Buenos dias」、「Yo Soy de Taiwan」、「cafe con leche(*備註)...他們對我眨眨眼說這樣就很足夠了,尤其會用西語點餐:「cafe con leche」這一句真的是非常重要啊!我們又相視而笑。

然後他們繼續問:錦市場有沒有拉麵?還有什麼推薦的美食?是不是可以坐下來吃...等等,接著說了這句值得玩味的話:「我覺得日本人有點奇怪,馬路上乾乾淨淨,也看不到有人站在馬路邊抽菸或是邊走邊抽,但是多數的咖啡店和餐廳竟然開放讓客人抽煙!你知道嗎?西班牙是禁止室內抽菸的。」我說:「是的,在大部分的國家,都是禁止室內吸煙的,我的家鄉台灣也是;但是日本尤其京都,在路上吸菸是違法要被罰錢的,因為京都古蹟太多且多半是木造建築,萬一亂丟煙蒂而引起火災,那可不得了。」他們想了一秒回說:「原來如此,不過日本人很守法啊,應該不會亂丟煙蒂才對。你看,路上一張紙屑都沒有,這裡真是太棒了。」(瞧!他們對日本印象之好的)
錦市場「井上」  

從公車站牌走過來大概只有三四分鐘的路程,不一會兒,我們就來到了錦市場(錦小路通)的入口。
「到了?」比較年長的那個爸爸發出驚呼。是的,因為與他們想的不一樣,錦市場就位在寺町通到高倉通這一段的錦小路通上,是長達四百公尺的「長條狀」市場,與巴塞隆納的百年市場La Boqueria(波格利亞)完全不同。這兩家子的大人一一與我握手道謝、道別,孩子們(都是男孩)則對我點頭(鞠躬),用西語和英語說謝謝。
助人為樂。目送他們兩家人歡天喜地的走進錦市場,我誠心祝福他們有個愉快且難忘的經驗。

錦市場「幸福堂」  


備註:
西語gracias即謝謝、Buenos dias早安、Yo Soy de Taiwan我來自台灣、cafe con leche是咖啡加牛奶


延伸閱讀:
我的海外旅行:在巴塞隆納的百年市場流連
再訪上帝的建築師:高第的傑作

**特別聲明:轉載本站圖文請註明出處,嚴禁擅自修圖後製、截圖、去浮水印再發表。請勿侵犯著作權,謝謝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itsen 的頭像
mandyitsen

Mandy。京都進行式

mandyit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